尊贵的来宾:欢迎您莅临安徽公益网!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公益专访 > 组织专访 > 杨团:民间公益倡导有利于社会进步

杨团:民间公益倡导有利于社会进步

来源: 安徽公益网 发布时间:2018-07-21
摘要:《我不是药神》热度不减,票房已超25亿。电影所揭露的救命天价药、罕见药现象更是引发社会的广泛关注。无药可用、药价虚高、以药养医等问题...

《我不是药神》热度不减,票房已超25亿。电影所揭露的救命“天价药”、“罕见药”现象更是引发社会的广泛关注。

“无药可用”、“药价虚高”、“以药养医”等问题,因导致老百姓“看病难”、“看病贵”而常被诟病。但药品供应保障问题作为一个牵涉广、利益格局复杂的问题,只依靠国家政府的力量难以有效解决,还需要公民个人、社会组织(正式的与非正式的)、市场、媒体等多元主体的共同参与。

基于此,凤凰网公益与中国灵山公益慈善促进会,共同联合北京新阳光慈善基金会、北京病痛挑战基金会、南都观察等知名媒体与机构举办“病有所药,不靠药神”慈善蓝沙龙,以“药品供应保障”问题为切入口,邀请来自医药卫生、社会保障、公益等领域的嘉宾展开对话,共同探讨中国的药品保障现状、挑战以及相应的社会组织倡导长效机制。慈善蓝沙龙是依托于中国灵山公益慈善促进会品牌项目《慈善蓝皮书》发起的公益慈善行业对话平台。


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学所研究员、社会政策研究中心顾问杨团

活动现场,中国社科院社会学所研究员、社会政策研究中心顾问、《慈善蓝皮书》主编杨团发表“中国民间公益倡导现状”破题演讲,以下为全文:

刚才其实咱们那一位罕见病的病友他提的问题就是我们这个阶段的问题,他提的政策倡导。很明确,所以其实你刚才提的问题是我们这一段要探讨的。这一段里,实际上我想把关于跟民间倡导的情况,我们是怎么进入这个领域的?这个领域现在中国做了些什么?往后还有可能有一些什么发展?中国的倡导跟西方的游说到底有些什么不同?

首先先说倡导这个词进入中国的时候,它不是一个很正面的,它反而是带有相当的负面性,因为连国际社会都很不高兴,更不要说中国了。中国的早期,我加入慈善公益时间比较早,我是1993年从国家体改委,后来从体改委的总部,就是体改委的研究所出来,我到了中国人口福利基金会,也就是去了现在叫做中国字头的一个社会组织基金会,就从那个时候开始接触,听到各个方面的人,尤其我们政府的官员认为说中国的社会组织,千万不要出美国社会组织的问题,什么问题?就是说游说,认为游说这个事情是NGO和政府对着干这样的一个事情,因为游说中国的NGO不能发展,这是上面的基本看法。

所以那时候还记得我还没有到慈善总会,就在中国人口福利基金会,都把我们这些人当司局长这一级吧,开什么司局长会你都要去给我参加,讲的就是作为政府官员你要注意什么,跟你要做的慈善公益筹款完全没有关系。所以我那个时候实际上就很清楚,这边是政府的,这边是公益组织。我自己本人又因为经历过很多,所以我是自己自愿不在公务员这个位置上待着,那时候还没叫公务员,我就是想到公益组织做我想做的事。

����这个词后来我觉得它发生了相当大的变化。我当时我还记得我到中国人口福利基金会是1993年。后来发生的变化,是他们其实逐渐在走出中国自己的民间倡导之路,我们游说的概念里头有很大的一部分是干什么?很大的一部分是介入政治,也就是说有些政府的人要选举,他就拉一大堆人来给他游说,凡是介入了这样事情的,他就会导致你社会组织本身就带有了一种非公共理性,被别人所绑架的理想,所以中国的民间倡导在这一点上一定要和政治划开,这是第一条,我觉得我们后来基本上做到了。

我们曾经有一个领域是有点危险,但后来整体的转过来了。什么领域?就是环保。环保领域在早期的时候,出现过和政府对峙的情况,当时的情况也不像今天青山绿水提的这么多了,当时先知先觉者就是自然之友,以梁从诫为代表的,我本人90年代就参加了自然之友。政府和环保人士之间是有矛盾的,但是这个事情经过了若干年以后现在出现了非常好的局面。还拿环保来讲,大熊猫、藏羚羊等都得到了政府的支持,后来自然之友换了好几拨了,最新换的叫张伯驹,2014年帮助政府来制定环保方面的政策、法律,他整个自然之友参加了大概四十部的法律修定。

大家知道我们公益法里头有一个公益诉讼,公益诉讼就是这些环保人士最后提出来以后被政府接受,在环保法上出现了,而且公益诉讼不但在法上出现了,NGO推动法律,落实怎么样?但是公益诉讼这个事就是自然之友这些人搞了十多个环保的案子,通过这个案子实现了立法。我们知道《慈善法》是2016年突破的,而2014年底我们就开了五部慈善法草案的百人会议,这个会议当时我们政府的人大法工委的两位司长,一位是内司委的,一位是法工委的,这两位司长带着人,从早上九点一直坐到下午五点。那个会议是我主持的,上去讲的都不太容易,因为讲的是法律,很多干巴很枯燥,可是一百多人的会就坐在那里听,然后发言,来推动。那就是全民性的推动慈善法倡导,最后把一部我们认为有历史意义的,因为它把慈善拉大了,特别重要的就是把环保搁进去。原来政府觉得环保是跟政府对着干的,现在政府觉得很重要,列入了慈善的领域。

所以类似,中国倡导、民间倡导有一些不同于国外的特点,第一个它不是对立的,它是沟通式的,它是协商式的,它不是社会运动式的;第二它更多的是关注民生的,关注的是社会问题的解决,因为它涉及到我们的环境,也涉及到食品安全。还有比如说未成年人保护法、反家暴,这些方面我们的社会组织都参与了,而且都做了倡导,而且这些倡导被政府所接受,所以这些年来中国的民间倡导的步子是走得很稳健,而且也是健康的。

我们这一次也是民间倡导,从电影过来,这个事情怎么解决?解决之前我们得了解情况,现在我们第一阶段就了解了这些情况。我们现在进入到第二阶段了,我们了解情况以后大家想想怎么办好?我就说到这儿。

责任编辑:汪文敏

上一篇:第一页

下一篇:最后一页

最新推荐

首页 | 关于我们 | 法律声明 | 招贤纳士 | 联系我们 | 投稿指南

法律顾问:北京盈科(合肥)律师事务所律师 张玉龙

皖ICP备15016971号-2 © 2016-2018 安徽公益网 版权所有

皖公网安备 34010402700694